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浅薄快乐[转载]

6已有 451 次阅读  2012-09-15 11:13   标签文章  作文  人来疯  毛笔  摊主  萝卜  父亲  读者  毛笔字  地摊  青菜 
 浅薄的快乐

  有那么一次,一位读者带了一张我写的毛笔字来找我。这张字,他是在地摊上买的,价钱跟一斤青菜萝卜差不多。他问摊主,那张字是从哪里来的,摊主说是从一个收破烂的手上买的。这位好心的读者出手从摊主手上买下,是觉得那价钱让我太丢人现眼。

  这张字是我在一个许多人起哄的场合给一位半生不熟的朋友写的。当时正在兴头上,觉得对谁都没有拒绝的道理,有求必应。绝想不到那“墨宝”会沦落得如此悲惨。

  这种难堪事发生在我身上,不是第一次。记不起从哪年开始,为了排解无聊,我偶尔**起当年父亲命我描红的旧业,却无意中赶上了一波新的时代热潮——普天下的书法家,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我混迹其中,又甚虚荣,好表现,每到一地,只要有人开口,即捋起袖子,挥毫泼墨,整个一个“人来疯”。至于自己的字是“墨宝”还是鬼画桃符,人家是真当回事还是假当回事,是真“求字”还是出于礼貌,想也不想。一个劲写得豪情满怀,得意忘形。全不顾一大碗墨汁耗完,一大沓宣纸涂完,究竟值不值得。回头有人将其当废纸清掉,当是很自然的事。偶然听到这样的结果,心里难免不快,但下回一到场合上,依旧又是豪情满怀,得意忘形。

  这就未免浅薄。但我并不为这浅薄后悔。其依据来源于鲁迅论刘半农的文字。

  因为《新青年》的缘故,鲁迅结识了刘半农:“半农的活泼,有时颇近于草率,勇敢也有失之无谋的地方。但是……心口并不相应,或者暗暗的给你一刀,他是决不会的。”他们“多谈闲天,一多谈,就露出了缺点……但他好像到处都这么的乱说,使有些‘学者’皱眉。那些人们批评他的为人,是:浅。”“刘半农虽浅,却如一条清溪;如果是烂泥的深渊呢,那就更不如浅一点的好。”

  可惜的是,如此热情洋溢的评论却伤害了刘半农,因为他心里其实向往着“深”的,哪怕是烂泥也可以。刘半农后来“渐渐的据了要津”,鲁迅“也渐渐的更将他忘却”。

  但先生称赞刘半农如一条清溪澄澈见底的“浅”,我却是记得甚牢,并且愿意引作一种做人的态度。刘半农是大教授、大学者,有“江阴才子”、“文坛魁首”之誉,我自不可与之同日而语,我愿意模仿的只是他的“纵有多少沉渣和腐草,也不掩其大体的清。”

  《宋史·傅尧俞传》有“尧俞厚重言寡,遇人不设城府,人自不忍欺”的话。“胸无城府”本来是好话,后来却常常被用来形容人没心没肺没心机,说白了就是单纯,更有的干脆当作贬义词用,就是没文化、没学问的那种。即便这样,我也觉得这样的人比那些阴鸷深沉,城府很深难于揣测的人要好。一个人坦坦荡荡,朴实无华,心灵如蓝天一般透明,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功利至上的年代里,是怎样的难能可贵?

  就个人而言,自然豁达地活着,真心诚意地做人做事,脑子里干干净净,没有乱七八糟的情绪,不用患得患失,焦虑不安,我想,这比什么都好。我们既非天赋异禀,也难以成为圣人,以庸常的资质过着庸常的生活,浅薄一点又何妨?人活一世要老是端着、猜疑着、算计着,那也太辛苦。

分享 举报